川江鸠三HatosanKawae

HatosanKawae
川江 鸠三
[不定期活跃中]
载入中:《循回世界间的轮转天堂》
人设的故事:《殒于破晓》暂时不载(偶尔发一些相关)
平常画画人设们。

《循回世界间的轮转天堂》——第一章第三节[yes]

【根据前篇结尾,作出yes or no的选择,本节为选择yes之后的剧情,选择no的话请跳转下一篇】

第一章  安德勒万之内

3.

yes

    欧那多伸出颤抖的右手,朝着[yes]那一栏狠狠一拍,霎时间天旋地转,欧那多看得头晕,不觉昏倒了。
    再醒来还是早上,阳光打在电脑屏幕上,反光照的欧那多几乎睁不开眼睛,这场面有些熟悉。
    “是…今天早上?”欧那多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时间,确实是今天早上准备出门去营业厅的时间,游戏还开着,银行卡余额赫然为零。
    为了确认是不是做梦,欧那多还特意掐了自己一把,疼得大叫一声,把欧琳娜吓了一跳。
    “欧那多!你有病啊?”
    欧那多没有理她,只是把游戏关了,搜了一下回到过去的可能性,搜出来的全是所谓“穿越”,虽然30多年前,这个实验已经做过了:一批科学家成功的把小白鼠送走了,可是并不能确定它是否一定回到了过去,所以这个实验并不能称之为成功。
    他又搜了一下关于那个忽然蹦出来的悬浮视窗,仿佛大海捞针一般,但竟然真的有人遇到和他相同的情况。
    那条帖子是这样说的:那天我从威尔(悬空城威尔)试飞研制好的浮空型汽船,结果刚刚起飞,引擎就着火了…虽然报了警但是在空中巡警来之前我肯定不是烧死就是摔死了,结果忽然弹出这样一个视窗,我按了yes,就回到了实验前。
    虽然那人附了一个几秒的视频,内容就是那个弹出的视窗,和一只手按下yes后的天旋地转。不过这并没有打消其他人认为是造假的想法。
    欧那多想和他取得联系,可是这个帐号已经停用了三年之久,这条帖子也是五年前发布的了。他一时很沮丧,把电脑关了。
    然而一切并没有平静。欧那多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才想起来抽屉里的钱,他爬起来,把抽屉里的钱全部扫了一遍,果然除了压在最底层的,不出意料全部都是假币。他想和亲爱的姐姐大人聊一聊,就算单差制造源都可以知道这些假币全是出自欧琳娜之手。
    都学到高级研术生了,居然用来造假币,简直是浪费。
    “欧琳娜!你过来!”欧那多朝着不知道是客厅还是厨房大喊一声,要不是之前欧琳娜害他差点死掉,大概三年两人也不会对话。
   欧琳娜跑过来的时候地板的玻璃都快碎裂了,“欧那多兔崽子!你刚才说什么?!”
    实在是受够了这种暴躁的姐姐,欧那多指着抽屉问她,爸妈每个月给的生活费都去哪了。
     无论在什么时代,造假币也是犯法的,凭着举报亲属有重奖这一条,欧琳娜一秒就跪下了,她还以为欧那多只是个傻不拉几的家里蹲,就算是再过十年也不会发现那些假币。
    她一边哭一遍说:“我去赌博都输了,想着你一般不会用抽屉的钱,就拿去还债了……欧那多,我的好弟弟,千万不要告发我行吗?对不起对不……”
    “喂?央警吗?我举报我姐造假币。”欧琳娜还在一边吵着道歉,欧那多已经打电话人,“嗯,对,安德勒万城。”
    电脑屏幕上跳出一条新闻:安德勒万中心营业厅发生爆炸。随着一长串警铃的响起,欧那多把欧琳娜连拖带拽赶出门外。

    从中央警局出来,天已经染上黑墨了,欧那多手里拿着那一叠厚厚的信封,满满都是举报得的奖赏,心里忽然有点不是滋味。他给远在索罗城的父母发了一条简讯,关掉了手机。
    走了一会路感觉无聊,欧那多少见的打开了悬浮视窗,心里还是念叨着时间重置之前的事,难道即将陷入绝境的人,真有这样一次回天的机会吗?或者在不知不觉间,自己已经跟着别人按下的“yes”,重置了亿万年了。
    一串消息提示音打断了他的思绪,一个ID为“A&abd without C”的帐号发来的事实消息,欧那多并不认识这个ID,也没想到会是什么邪教啊,精神污染一类的,点开了他。
    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举措永远的改变了他的命运轨迹。
  “嗨,你好啊,”没想到是条语音,干脆爽朗的少年音传入欧那多的双耳,“你是看了我之前的帖子吧?那个帐号已经废弃了。”
     欧那多想这不是废话吗?
    声音接着说:“想必你也遇到了时间重置这种不可思议的现象吧?我叫布兰达,住在索罗城,期待回复!”
    声音结束后弹出了一张照片,照片上是个短发带着偏刘海的少年,脖子上系着浅黄褐色的围巾把末端系成蝴蝶结状,衣着有些奇怪,像和平国以外已族的中古代服饰。少年对着镜头笑着,洁白的牙齿和剪刀手。
    欧那多叹了口气,这家伙也不怕被什么邪教组织给抓起来当人质,弱小的身板与正太的容颜,简直是基佬们的理想型啊……
    “不对!我不是基佬!”欧那多大叫起来,过路的人鄙夷的看着他,嫌恶的走开了。
    回过神来,欧那多甩了甩头直奔回家,关上卧室门一趟,打开星象仪和手机,拨通了那位名叫布兰达的少年附上的一长串电话号码。
    窗外天上与地下的汽车汽船也有几支小火箭过隙,房间里的星空让欧那多平静了心情。
    “喂――?”熟悉的少年音散漫又安静。
    “你…你好,我叫欧那多,收到了你的消息。”
    安德勒万城平静如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待续。

评论

热度(7)